鮑爾在 2021 華爾街日報就業高峰會訪談

鮑爾在華爾街就業高峰會上接受訪談,以下節錄重點問題逐字稿。

FED 的兩大目標

一開始我想要請問。自從去年十二月以來疫苗的進展與政府通過的許多振興法案。請問這些是否讓你對目前市場或勞動市場有任何期望或前景?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想要從重申美國國會(Congress)賦予我們的兩大任務——充分就業與維持物價穩定。聯準會(Fed)也有辦法去不斷朝這個目標努力。在肺炎爆發之前,我們原本很接近達到這兩個任務的目標了,當時失業率是 50 年來新低,工資正在增加,且通貨膨脹率(inflation rate)稍微低於期望目標 2%。

而從去年三月爆發的肺炎開始經濟急轉直下。不過從五月開始美國嘗試逐漸從瘟疫中找回軌道。但是在冬季時我們前進的腳步卻趨緩了,每個月的就業機會縮減到 29,000。這與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充分就業與通貨膨脹率 2%,還有一段距離。

而就像你有提到疫苗的進展。染疫人口的增加逐漸趨緩,這也使我們期待未來數月就業機會能夠增加。距離景氣的復甦還需要大量的人口重新找回他們的工作。我們現在還少了多 100,000,000 個工作機會,而這些因為疫情減少的工作機會大部分都是大眾服務業。

另外關於通貨膨脹率的部分。聯準會希望通貨膨脹可以長期穩定維持在 2%。我們期望維持在這個水平也會盡可能用所有方法讓他在這個水平。這是我們要達到的目標。

現在通貨膨脹率略低於 2%,因為去年三四月疫情帶來的通貨緊縮將不會被包括在計算的年區間中,未來兩個月也會期待通貨膨脹率因為基數效應而有上升的現象。這現象將會對資產價格產生壓力,但我們真正想找出的答案,是這樣的現象將會多大且會不會產生較深遠的影響。

就我的看法這將會是一個單次的現象,因為聯準會會盡其所能的將長期通貨膨脹率維持在 2%。

就業率的復甦

請問目前疫苗開始於美國施打,數據也顯示疫情正逐漸趨緩。請問你認為這是否代表美國就業的復甦指日可待,也比你預期的還要早發生?

當然我們希望這能愈早發生愈好。不過當你提到「就業率」時,要知道這並不是包含所有不再工作的人。「失業(unemploy)」是所謂在近四個禮拜持續尋找工作的人,除此之外的待業人士並沒有被計算在勞動人口之中。

我想要我們距離回到充分就業還有幾年要努力。過去在災難過後也同樣花了好些年。而這都要根據景氣將何時復甦,並且以什麼樣的力道復甦。而景氣復甦的跡象我想將可以被我們確實觀察到,像是工資的上升。根據目前統計報告,也確實也這樣的復甦跡象。

而在充分就業的定義上我們會較為嚴格。美國也會盡力,使大家盡快能達到預期的水平。


請問你認爲今年我們有辦法達到你剛剛所提到的標準嗎?

我想今年應該不太有可能達到。

通貨膨脹的隱憂

美國在去年聖誕節通過的 900,000,000,000(九千億)美元紓困法案,並且還有另一個一兆九千億的紓困法案正準備被國會投票表決。因為這些關係,市場期待未來通貨膨脹率將提高,隨之帶來的是債市的殖利率上升。請問你認為市場錯了嗎?(Is the market wrong)

市場有沒有錯我想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但你是對的,債券殖利率的確上升,不過你要知道不只是法案們只是眾多因素中的一個。

聯準會持續在監控市場各種層面,並嘗試達到我們期望的目標。我們希望市場狀況能反映出我們目標的願景。而在這樣的考量下,我想市場的異常或者持續的通貨緊縮才會引起我們的擔憂。

聯準會近期貨幣政策

(鮑爾對剛剛的問題做更詳細的回應)

讓我來解釋一下我剛剛提到的框架。這個框架是成果導向的,不是根據任何日期,我們也不會說聯準會的政策將會在未來 18 個月或 24 個月繼續執行。聯準會的操作一項基於是否在市場上觀察到期望的現象。

我們購債的計畫目前將持續,這是我們正在執行中,目前會持續執行直到我們看到情況獲得改善(意指減緩通貨緊縮與景氣復甦)。我指的情況將不是根據預期情況,而是實際觀察到的市場情況。就目前看來我想很快就會在市場上看到我們預期的進展。

關於利率,如果要讓利率被從 0 往上調整,我們需要看到勞動市場恢復通往充分就業的道路。我們希望可以看到通膨率能維持在 2%。

我想綜合以上我們距離景氣的復甦還有一段路要走。

最後我想再聲明一點。我們相信通膨率的短暫提升不會影響長期目標,所以我預期我們將會保持耐心並不干預市場。

美債殖利率上升

請問目前美債殖利率上升是否符合你剛剛提到的聯準會政策框架中的預期?

我不想對任何利率水準發表意見。目前框架希望能將通膨率維持在 2% 或是稍微高於 2%。這代表我們不會因為看到就業市場的走強就輕易調動利率。

關於債市,我也再一次重申——我們擔心的是市場的異常或者持續的通貨緊縮。

對勞動市場的影響

我想我們剛剛的談話都對普通人來說太抽象了。請問你可以稍微解釋一下以上會對大眾與工作者們有什麼影響嗎?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在我最初接下 Fed 工作的時候,那時有著較低的失業率與較高的通貨膨脹率。而當市場持續成長時,通貨膨脹理所當然也會隨之上升。這時聯準會就會用升息試圖把一些資金從市場上拿走。

不過近期以來,聯準會利率對通貨膨脹的控制力逐漸式微。也因此我們的新框架將不會視調整利率為降低通貨膨脹的直接作法。我們會透過監控更多的狀況來達到預期的目標。

我們全力想要讓勞動市場復甦還有將通膨率維持在 2%。通貨膨脹背後的機制讓我們有辦法這樣做,不過這要在預期通膨率被持續維持在 2% 才有辦法。

經濟學家對聯準會看法的擔憂

經濟學家像是 Larry Summers, Olivier Blanchard 都對你剛剛提到,聯準會對有辦法維持「高就業率,低通膨率」這件事表示質疑。請問這樣的擔心是合理嗎?

現在剛進入勞動市場的人並沒有經歷到過去高通膨時的狀況。通貨膨脹最首要影響的就是那些固定收入與低收入者。我敢肯定那是所有人都不樂見的情況。

我也要說,聯準會記得過去歷史給的慘痛教訓,知道過去為什麼發生,並且該如何避免歷史重演。當時在通貨膨脹持續擴大時聯準會並沒有在該介入時介入,不過這與現在的情況截然不同。目前通膨率是略低於 2 的 1.5%。而你也勢必要考慮到景氣復甦所帶來的短期高通膨。這樣的現象會是一次性的,也並不是一個未來將持續通貨膨脹的指標。

我認為人們有這樣的擔憂十分有建設性。不過我認為在明年或許資產價格會上升但是並不會持續地上升。我並不認為略高於 2% 的通膨率會影響長期通貨膨脹率被預期在 2% 的設定。況且目前全球幾個主要的已開發經濟體來說,通貨膨脹都是處於一個低迷的狀態。

展望的部分

自肺炎爆發以來也一年了。請問你認為我可以從這次的經濟危機之中學習到什麼教訓?

我想可以看到我們在「上一次」的經濟中學到的教訓在這次中被迅速反應。聯準會迅速的降息,以及紓困法案的通行。

我想我們可以學到兩件事:快速對現況做出應對,還有持續做出應對直到一切都獲得改善。可以看到上個危機中的紓困法案經過了好一陣子才通過,導致我們以非常慢的速度復甦。這也是為什麼這次有聯準會快速的動作與國會迅速地通過法案。

與一年前疫情爆發時我們對經濟前景的不看好,我想現在已經稱得上是比預期中來得明朗了。我們還沒有成功,距離復甦也還有一長段路要走。

下一篇將介紹了 Fed 以及鮑爾為什麼一再強調 Fed 的監管暫時維持不變。

Author: eopXD

Hi 我是 eop ,希望人生過得有趣有挑戰XD

One thought on “鮑爾在 2021 華爾街日報就業高峰會訪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