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

畢業了。畢業對我來說其實不太像是離開台大。台大是何等模糊抽象的概念。更像是離開辛亥、溫州、泰順、汀州、大安。

在這裡經歷過不少荒謬的事,也因為這樣的地利之便才容納得下許多強說愁的騷年們。半夜的溫州仍然散發出蓬勃的生命力。

離開應該是代表新的階段的開始,但思緒還是常常把自己帶回這裡,或許就是這邊的穩定不變, 每次經過時的既視感才會如此強烈。告白、拒絕、牽手、滑板、熬夜、嘔吐、一起聞嘔吐過後的臭味、被老鼠嚇爛、醉到怎麼回青田街都忘記。

當時結交的朋友也都不再聯絡了。我該檢討為什麼至今的人生充滿告別,少了一些對維持的努力。這些痕跡為什麼除了在我們腦海裡之外沒能繼續留著。

我該多寫字,要不然又發生這種自以為片刻即永恆的慘劇。

的確是來來去去,但究竟什麼是長遠,什麼是從長計議,如今畢業似乎也沒有比較明瞭。如今心中仍然沒有一個穩定的狀態,伴隨而來勢必不是穩定的生活與交友圈,但似乎還不到真心為自己這樣擔心的時候,所幸前方仍然還是迷霧。

這份文章確實有存在的必要。是為了希望。希望來自未來,未來需要現在,現在需要這篇文章對過去的。到最後就算不留下這些外在性的事件,也要歸功於這些,才能打磨出通往內心的鑰匙。